Uber 司机刷单大揭秘:我如何骗走 Uber 的钱

创见2015-06-29 18:25:16

文章来源:BloombergTECH2IPO/创见 陈铮编译,译文创见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上海当保安的小李对自己的薪水很不满意,为了能够赚到更多的钱,他开始利用周末时间当 Uber 司机。因为这一改变,他的收入达到了之前的三倍,当然了,其中有一部分是从 Uber 公司手里骗来的。

小李不愿意透露真名,因为他担心受到 Uber 公司的打击报复,因为他其实是利用了 Uber 公司想要进入中国市场所做出的努力。Uber 公司花费了数百万美元用于提供免费打车机会和司机补贴,该公司赌下这笔高额的促销费,认为这能够培育出中国的专车市场,并且让司机和消费者都更快地接受自己的产品。

然而,像小李这样的人却从中找到了如何能够不搭载任何乘客却尽情享受 Uber 的这种慷慨大方的方法。小李是这个庞大的且发展成熟的造假大军的其中一员,这些司机能够利用修改了程序的智能手机以及相关软件去伪造订单,并用此去向 Uber 公司骗取行程补贴。

虽然现在还没有对于这种欺诈行为数量与规模上的可信的估计,但是通过对 Uber 司机及相关人士的采访,辅以网上论坛中的讨论,可以相信 Uber 公司针对扩大中国市场的投入中,约有 10 亿美元被造假预订单所骗走。在本月 Uber 公司给股东的发出的信中提到,每天有在中国会产生约 100 万个 Uber 订单,公司可能会对中国市场中存在的这种订单造假的诈骗行为提出索赔。

「这个订单数字肯定是过于夸张了。」易观国际的分析师张旭认为 Uber 在中国的订单数量不可能有这么多。「众所周知,Uber 的订单造假问题严重,其数据中应该有有水分。」

市场份额之争

Uber 接下来的工作并不好做,它需要在打击订单造假和给予司机现金激励以建立稳定的司机群体中取得平衡,还需要时刻紧盯着作为市场领先者的滴滴快的。滴滴快的公司有阿里巴巴集团和腾讯公司两方大佬的撑腰,根据易观国际提供的数据,现在滴滴快滴已经占有了中国打车软件市场份额的 78%,而 Uber 公司在其中的份额仅为 11%。

Uber 公司 CEO 特拉维斯?兰格尼(Travis Kalanick)在给投资者的信中表示中国市场在 2015 年底之前可能将超越美国一跃成为 Uber 全球最大市场。

据 Uber 公司透露,造假的订单在其所有订单中不足 10%,这一比例相比竞争对手所面临的造假订单数量要低得多,其实与其他服务行业在市场推广初期阶段所面临的问题是相似的。根据 Uber 公司所回复的邮件,该公司希望通过有效的管理将造假订单的比率控制在 0.5% 以下。

滴滴快滴方面表示其「几乎不存在造假订单」,因为他们拥有一个强大的反欺诈工作团队以及「强有力的反欺诈系统」,同时该公司为司机提供的补贴激励也比其他竞争对手要低得多。

造假 DIY

根据彭博社对于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司机们的采访得知,一个 Uber 司机可以通过两种方式做出一个假冒订单。

第一种造假的方法就是司机可以去买一部经过改造的智能手机,它能够同时使用多个手机号码,因此也能够创建多个 Uber 账户。司机使用手机中的作为乘客的账户发起打车请求,然后用手机中的另一个号码所对应的司机账户来接单。

比如说我们前文中提到的小李,他可能知道在机场附近会有真实且合法的接单机会在等着他,然而他却不想一路空驶到机场。他可以接下一个由他自己的伪装的订单,让 Uber 软件当中的 GPS 系统显示其正驶往机场方向,并且从中获取 Uber 针对司机搭载了这一莫须有的「乘客」的补贴。

「护士」与「打针」

司机们的第二种造假的方法就是通过互联网与一些职业刷单人进行合作。如果司机没有经过改造的手机,他可以加入一个邀请制的线上论坛,发出请求并与专业的刷单乘客进行合作。这些专业刷单人在司机们的黑话中被称为「护士」,因为他们使用一种特别订制的软件对司机们进行订单的「注射」,或者是在司机们所在的具体地点附近发出打车请求。

而司机作为「病人」就会接下这一由职业刷单人远程操控的打车订单,当确认了打车结束之后,司机会从 Uber 哪里得到补贴,而为其「打针」的「护士」也将得到一笔小小的酬劳,通常为 1.6 美元(10 元人民币),这一费用将由「病人」为其报销。司机因此获得的收入将达到正常接单的三倍,而 Uber 公司还在傻乎乎地因为其提供的免费乘车机会扩了品牌大影响力而傻乐。

根据司机们反映,这种刷单行为就好比是一场猫鼠游戏,他们其实都害怕被 Uber 公司察觉。根据司机们反映,在 Uber 最近的一次软件升级之后,想要成功地订单造假已经变得更加困难。

揪出造假订单

「公司非常重视订单造假这一问题,一旦有造假的司机或者用户被我们抓住,就将永久地失去使用 Uber 的机会。「Uber 驻北京的发言人黄雪(音译)在回复的邮件中表明了公司的态度。Uber 公司已经采用了多种工具来检测刷单行为,并且组建了专门的团队去监控并改进这个审查系统。

在淘宝上搜索「Uber」关键字,你会找到一堆经过改造的智能手机,它可以让你每一次下单时都伪装成一个新用户。只要花费 2500 人民币,就能够在淘宝上买到一部经过改造的 iPhone 5C,该手机可以支持 15 个 Uber 账户的身份验证,骗过 Uber 的眼睛并且假冒成不同的手机用户。跟据淘宝上的广告,现成的 Uber 司机账户与乘客账户也可以倒卖。

「我们已经意识到了第三方在我们平台上出售 Uber 账户这一行为中潜在的风险,我们将审查自己的产品列表并且在此基础上定期清除相关产品。」在淘宝回复的邮件中显示出该电商平台已经对此采取措施。「同样的审查工作在被改造手机产品列表中也会进行,我们将评估在这些被改造的手机的商品列表中是否存在违禁手机。」

再回过头来看看小李,作为一名兼职司机,被抓住的风险已经开始大于订单造假所带来的回报。在上个月中他通过 Uber 挣到了 8000 元人民币,而他的本职工作薪水只有 3000 元。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小李认识的不少进行订单造假的司机已经被 Uber 公司抓到,并且被禁止使用 Uber。

「想要安全的刷单已经变得越来越难了,」小李开始不再心存侥幸:「过去之所以刷单这件事很容易操作,是因为公司并没有采用如此复杂的监控系统。」

广告:踏出创业第一步,从足不出户免费注册公司开始。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