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一个脱口秀主持人的登场

创见2015-05-07 18:28:15

尽管360手机发布会的邀请函上明确写了只是“新品牌”的发布会,但很多人还是期待能看到神秘的 360 手机真机,叫“悟空”还是叫“奇酷”都无所谓。果真,发布会上,连 360 手机的一根毛都没有看到,只是告诉大家我们的手机快出来了,取了一个名字叫“奇酷”,眼看着马上就要变成华丽而空洞的乐视发布会的节奏,但老周上演了一场很“接地气”的脱口秀,并请来潘石屹、任志强和王功权三位很少出现在科技界发布会上的超级大佬“公开秀恩爱”,成功成为继老罗之后最会说相声的手机界人士。

都是做手机的新军,周鸿祎的发布会和乐视手机的发布会是两个调性,一个充满了自黑,各种夸竞争对手,一个充满了自夸,各种黑竞争对手;一个是各种调侃搞笑,一个是堆砌形容词……很契合老周的性格,比较直爽、屌丝、不拘小节。想想,如果说老周在发布会上穿上高领黑毛衣和牛仔裤,对着一张张精致无比的 PPT,然后嘴里各种“颠覆”,简直就是看赵本山唱歌剧一般气场不符。比如开场白:

所有手机都恨不得把自己的手机捧上天,做到宇宙第一,而老周这么说:

我们的手机市场不是红海,是血海的情况下,你做一部性价比好的手机是没戏了。更何况手机市场出现鸡黄(音),鸡太上皇(音),我不知道鸡皇的爸爸叫什么,把他们都超越我还需要一点时间,请大家稍微降低点期望。

然后调侃中国手机发布会的“三大俗”:

第一个规则,所有做机人士必穿工作装,乔布斯工装。最后你发现,中国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这个公司,那个公司。但是我觉得确实我做不到,我为什么穿红衣服?因为很多人都把我的名字念错,老朋友也叫周鸿伟(音),为了提示他们,我每次穿上一个红衣服。

第二个潜规则就是发布会特别冗长,一般4小时起,6小时很常见,PPT做得极其琐碎。举个例子,你想吃个鸡蛋,他们给你讲半天这个鸡蛋是在阿尔卑斯山上生的,喂这个鸡的农妇有什么样的经历,讲了一天,这个鸡蛋太了不起了。我想这个点是颇高还是颇低,你坐四五个小时,我坚决反对搞一个四五个小时长的会,我也不觉得是真的这个会就能把手机卖好了。我在想,手机做得不错,还是因为手机本身做得好,我就不玩PPT了。

第三个潜规则大家都知道,实际上所有的人都在学苹果,苹果给大家在这个行业树立了一个高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以砸苹果为乐,好像你出来不挑战苹果,不羞辱一下苹果你就不是这个行业的大拿。但是我发现在发布会上愤怒地拿出苹果手机摔在地上的人,等发布会完了以后他们还是在坚持用苹果,你看新浪微博的小尾巴,坚持不用苹果手机的不多的。

最后自黑自己总是给别人添堵,调侃友商:

其实在过去的几年里,我被很多巨头给妖魔化了,他们老说我是一个制造麻烦的人。我确实给安全圈,给沙龙圈添堵了,友商都以为我要发布手机,他们特别着急,今天大概有三四个一样的发布会,今天早上我说我割点肉,我没说割谁的肉,不一定割我的肉,割别人的肉回馈大家。今天我听到雷总真要割肉,而且来之前我的公关部跟我说,就在半个小时前,我们的音响电缆被人剪断了,所以一会发生灵异事件大家不要惊慌,黑暗中我们交流得更好。今天我努力营造一个范,今天说话我不给手机圈添堵添乱。今天在场的人不要给我打马赛克。我特别感谢所有到场来的新老朋友,我要感谢多年来一直支持我的用户。

正常的调侃……自黑,但实际上还是隐晦地告诉别人,老子的手机才是最牛逼的,你们过几个月就看见了。由于关于奇酷手机的详细消息友媒已经发布很多了,我还是从他的演讲稿中提炼一些有意思的实录和大家分享一下吧:

  • 360进入第10个年头,我们应该说取得了点成绩,我们也幼稚过,犯很多错误。正是有这么多用户对我们的支持、宽容,还有理解,所以360才走到现在。我想做手机虽然大家觉得这个行业人很多了,但是我一直觉得,如果我们能得到用户的支持,我一定能把手机做好。

  • 有人说我不懂产品,我不懂技术,当然讲起手机这个事我更觉得人人是产品经理,因为手机今天已经不是一个物件,基本上成为每个人身上的一个器官,除了你睡觉的时候你基本上离不开手机,什么样的手机好用,什么样的手机不好用,什么样的功能你觉得最爽,我觉得每个人都能说上一点。所以这次做手机我觉得最重要的不是老周做手机,而是老周想发动我的这些朋友们跟我一起做手机。

  • 我发现现在手机已经成为快消品,大概一年换一次。大家都用一个牌子的手机,当你去印度,在贫民窟里,很多人拿着跟你一样的手机,你想想为什么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呢?我想做手机只要做得好,永远都不晚。

  • 从我个人来讲,我是有点任性。因为每次听某个行业大佬说某某市场格局已定,大家不要进来了,我是第一,他是第二,没有第三、第四了。当年有一个姓N的公司说过,一个姓M的公司说过,但是都被姓A的公司打败了。我能不能在手机市场做点不一样的东西,所以我做手机希望做一台至少让我自己都觉得非常满意的手机。

  • 我觉得做手机真的是一个很难的过程。但是我也跟同事讲,你是要结果幸福,还是要过程幸福。对创业的人来说,过程幸福往往结果就幸福,过程很痛苦,往往也可能得到一点幸福的结果。

  • 在我的手机装上任何的应用软件,当然你不喜欢都可以把它卸载掉(没有直面说也可以卸载360手机助手,编辑注),没有任何疑问,因为用户永远是我们做手机首先要考虑的。

  • 坦率说我觉得秒杀苹果都是撒谎。我们得承认一个现实,我们今天所有做手机的人,我们做手机之前都在仔细研究苹果……我们得承认,苹果是我们做手机必须学习的一个榜样。所以我不觉得我们再叫嚷砸苹果,秒杀苹果。我恰恰是希望,能够学习苹果,把苹果手机的很多优点学到我们的手机上,让大家体会到手机的好处。

  • 我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因为乔布斯去世前也非常担心,到底听顾客的能不能把他的意志发扬光大。后来苹果公司有钱,他做了一个秘密的计划,给好几笔钱在中国,投资了很多小公司,安排这些公司每年到两个时间就跳出来要求攻击苹果,秒杀苹果,这样全中国的消费者就一次次地被重复,有人又挑战苹果了,原来苹果是最棒的,这样避免了苹果被遗忘的命运。所以那些秒杀苹果的人,我怀疑他们都是苹果的托儿。他们不是苹果的托儿,我只能说一句无知者无畏,真正不懂手机的人才这样妄言。我刚才讲了对苹果的态度,是向苹果致敬。

  • 我尊敬苹果,但世界上不能只有一个苹果。

  • 这个问我你会不会像小米一样卖期货?小米卖期货吗?没有,他们是产能不足,真的。……我觉得产能不足就导致了饥饿营销,我仔细研究了一下(小米公司),确实我非常佩服,我觉得这是他们发明的一种最好的营销模式。但是如果大家不喜欢,这点我不向他们学习了。

  • (说手机生态链的)我觉得这是屁话。我的观点很简单,大家买手机一定要提供一个最好的产品体验。你的手机用户多自然能打造你的生态链,你能在手机做更多的周边,你手机都没卖出几台,你说手机能遥控你们家的灯泡,遥控你们家的插座,才能把手机卖得那么多我觉得这是忽悠很多创业者导因为果的逻辑。我现在不谈生态链,我只关心你拿到这台手机以后有没有最好的体验。

  • 这是一个很尖锐的问题,有很多谣言说,我要做几千块钱的手机,我刚大学毕业,不求免费,买得起吗?你们愿意买多少钱的手机?

  • 我一直认为手机不能用价格来代表它的尊贵,只是说你给不同的人群配置不同,但是都要把它做到最好。这次我手机是瞄着市面上5000块钱手机配置来做,但是我不可能卖到这个钱。我想两个问题,有一个问题还没想出来,就是我这次能不能把手机免费,但是我还没想出免费的方法。但是我有第二种方法,硬件免费,就是价格不为零,但是我是真正按照成本价在卖。

  • 我对苹果比较谄媚了,小米我非常钦佩,雷总开创了互联网手机这个模式,对我们每个人都有启发,最了不起的我认为雷总是中国营销第一人,他是我国最牛的营销大师。华为我也很钦佩,原来我也在华为谈过合作,华为的技术非常好,小米拼命卖插线板的时候,华为讲我的信号好在哪里,这家公司真的是以技术为主的公司,我找华为没谈拢,后来我找了酷派,酷派是更有技术驱动的公司。我从锤子身上也学到很多经验,将来有一天我跟罗永浩站在台上辩论,我绝对不给他拿到话筒的机会。

  • 少琢磨点对手,我认为琢磨对手没有意义,而是你要以对手为老师,把他们的优点都学到,我们才能谈我们做出更好的手机。所以我真正操心的,我觉得还是我们的用户。

  • 这是大家都关心的问题,你的手机什么时候上市?他们三个月前就已经上市了,但是到现在也没有做出来。因为每次把手机拿到我这来,我觉得坦率地说,做一个手机是及格的,但是作为我们提出的目标,就是要超越现在市面上的一些亮点我觉得还不够,所以我还希望大家多给点时间,还多有点耐心。我听说鸡皇他们降价,再给我点耐心,他们还会降价的。

  • 最大的缺点是什么?……我的手机不能防弹。

  • 对于360的死忠粉,对我们的老用户来说,我的感情特别复杂,我特别惭愧。当年没有得到的期望和捧场,360手机一点声音都没有,后来我没有把这件事坚持做下去,这是我内心很大的情节。这次我不叫360特供机,我真是要认认真真的,而不是松散地做一台手机。这次手机发布对原来所有买过我的360特供机的老用户,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既然是血海市场,不放血怎么好意思做手机,今天上午就有人已经放血了(指小米在当天上午的发布会上给与会的每个人发了手机、耳机等大礼包)。

  • 我解释一下这个名字的含义,为什么叫奇酷,我们想了好多名字,大家可以看看,用户给我们提了好多的名字,大概基本上把新华字典里的词都提了一边。……我觉得叫奇酷这个名字好我是一个有好奇心的人,我希望做出最酷的手机,奇酷就代表了这个想法,我和老郭一讲,我们一拍即合,就选了这个名字。

  • 后来我们又想到一个名字,叫悟空,……但是有一个问题,这个行业很喜欢看耍猴,我岂不是被他们耍了。

  • “奇”代表了一个东西,叫好奇,好奇心,我觉得这个东西特别重要……我觉得我最大的优点是我到45岁还能保持好奇心。我觉得对今天很多人来说最大的悲剧是很多人不再好奇,如果你们有小孩子都知道,小孩子最可贵的是他怀有一颗好奇心,他永远会问为什么,他会问你很多问题,你很多认为不需要回答的东西他们也会有疑问,他们有好奇心才会对这个世界不满意,才会探索,今天无论大家谈什么颠覆,谈创新,这都是表象,什么样的人能够创新,就是因为你有好奇心。随着大家年龄的成长,你会有很多收获,但是你也会丢掉很多东西,这里最容易被大家放弃的就是好奇心。

  • 很多人对很多事是司空见惯,不会再觉得激动,也不会觉得习惯,我们接受了很多现状,我们还美其名曰叫成熟,实际上这叫世故。你可能是被生活,被环境改变。但是我觉得只有那些真正能保持好奇心的人,他们才能真正做一些创新,才能真正改变这个世界。好像是成年人,如果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永远傻呼呼问,手机为什么不能做成圆的,为什么不能做成像金箍棒一样可大可小,可长可短。我发现任志强、潘石屹同志,他们是不是也像老顽童一样,也是一群有好奇心的人。任志强对潘石屹一直很好奇。

  • 我就在想,我需要找什么样的人来一起做手机,答案是我要找对这个世界有意见的人,我要找真正有好奇心的人。所以我们推出了一个故事,叫动物凶猛。程序员、工程师、产品狗、设计猫,王朔有一本小说我很喜欢叫《动物凶猛》,我觉得这四种动物,他们在很多公司都是在一线,基层工作的普通人,是员工。但是我认为他们未来是改变这个世界的中坚力量,因为你要做好这四种人,你必须要有想象力,你必须要有好奇心。

  • 今天我觉得我已经讲得太多了,我本来计划一个小时散会,各位已经超出我的想象,怎么可以坐4个小时不上厕所。今天你就宣布一个品牌,宣布一个奇酷的品牌,你的手机什么时候出来?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