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能给新闻业带来什么?(下)

创见2015-03-25 14:54:16

创见干货:

Facebook 与内容发行商之间的关系究竟是怎样的?它们在未来是否能够达成合作共赢?而对于用户的我们来说,又该如何看待这种由资本和技术推动着的科技趋势呢?在上一章节中,我们已经了解到了 Facebook 的一些举动。在本章中,你讲看到一个更加完整的未来。


一个更加靠谱的方案

如果 Facebook 将所有的数据以及所有盈利模式全部据为己有,那么以上的四点好处就绝对不会发生。如果再描述的更加准确一些的话,那就是如果阅读者能够从高度相关的信息中受益,从杂乱无章的噪音和垃圾信息中解脱,如果发行商能够将收入中的一部分,甚至更有价值的数据拿出来共享,如果他们能够信任 Facebook 为共赢提供一个平台,那么这就是一个三方皆受益的买卖。

同时,对于这种「嵌入式」内容以及通过获得读者同意实现数据和内容转移的手段应该形成某种制式的框架和标准,这样一来他们无论在哪里都能享有以上的好处,无论他们是活跃在 Facebook,Twitter 还是 Tumblr 又或者是 Reddit 和一些博客上,甚至是在 Google+ 上!

是的,我更愿意看到的是一个框架,一个有关开源数据的框架,用户能够借此控制与自己有关的数据,它会如何被分享,分享的对象范畴。比如我现在透露出来我对某个商品表示出兴趣,比如 Chromebooks 笔记本。我会透露出来我想买一台。但是最终是由我来决定在什么情境和前提下我才会把对 Chromebooks 感兴趣的信息给分享出去。如果我真的买了一台,我可以让那些线上商店全都给我闭嘴!曾经我们因为偶尔的瞥了一眼,错误的点击了一下链接而跳转到 Amazon 售卖笔记本的货架上,然后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面有关笔记本的广告真的是狂轰滥炸于我们的电脑屏幕。

但是我也不想操之过急,因为不想在还没有学会行走之前就开始急于奔跑。也许我们应该从如何展示「内嵌式内容」以及通过获得用户批准,在某个服务上可以分享数据开始做起。

Facebook 还能够帮助发行商更好的打造他们自有的服务,教会他们如何与受众之间建立更好的关系。很多发行商都不太会建立用户的档案,整理成资料库。Facebook 可以教所有人做到这一点。

发行商应该去重新思考「会员制」的意义,不要老是想着「订阅」这种古板老套的字眼。在他们的眼中,应该有比钱来的更加有价值的东西出现。通过人们的从业背景,在网络发布的内容以及相关数据,来构建一个能够给予用户全新回报的体系。会员不再仅仅是终将过时的信息,而是通过发行商对于用户各种信息的梳理和研判,让他们有机会加入他们想融入的圈子。

同样,Facebook 还能够引导人们不再在评论中恶言相向,帮助发行从业人员对内容进行话题性的精准定位。这是很令人讽刺的一点,负责提供内容的人员却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内容才是最对人胃口的。同样,Facebook 还可以帮助他们设计「推荐机制」。这一点无论是 Google,Twitter,LinkedIn,Saleforce,Amazon 以及其他科技巨头都能够做得到。

内容发行商能为 Facebook 做点什么?

但是如果内容发行商觉得自己能够抱团起来从这些巨头身上占得便宜,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这样的言论(幸好并非战争的信号)频频出现,尤其在欧洲。出版业在德国的 Leistungsschutzrecht 法案(限制 Google 对出版业者的内容进行援引等一系列条款), 西班牙的 link tax, 以及欧盟的反垄断法 sabre-rattling。还有我身边的一些人也觉得是时候了!出版业者的人们应该向硅谷打响反抗的第一枪!出版业应该拥有自己的科技企业和品牌!但是,我作为一个非常现实的乐观主义者却认为,寻找更多能够合作共赢的方式才是更加明智,也是能够皆大欢喜的选择。可以这么说,发行商已经证明了他们没有能力去打造属于他们自己的 Facebook,Google,Twitter,YouTube 以及 Instagram。

发行商应该好好问下自己他们能够给硅谷带来什么?看看目前在欧洲的媒体面对科技企业的时候都是持有怎样的敌意吧?!如果一个发行商真正聪明的话,他们应该首先选择向这些科技企业示好。我想新闻机构和科技企业能够同时一起行动,将内容打上「原创」以及「精品」这两个标签。

新闻机构同样也可以给 Facebook 发送数据。比如关于他们内容的数据,以及在获得用户许可前提下有关用户的数据。现在很多人使用 Facebook 账号进行登录,正如他们使用 Google 进行搜索一样普遍。如果在合法合理的前提下,内容发行商可以允许用户将在 Facebook 上的圈子和体验完全复制到自己的服务上。

Facebook 上的本地社群所具有的意义

贾斯丁·奥西罗(Justin Auciello)在 Facebook 上创造了一个小小的奇迹。他打造了一个 Jersey Shore Hurricane News 的页面。这个页面就是围绕着「Irene」台风,将在 Facebook 上注册了的所有邻居全部召集到了一起,实时地分享有关街道淹没,风暴损坏设施的情况,以及公共服务目前的状态。他们一天不间断的在这个线上的社群中分享着新闻和一切必要的信息。贾斯丁通过此举迅速提升了它这个圈子的新闻价值,帮助媒体进行现场报道以及「事实核查」。这个基于本土,在线上搭建起来的社群如今已经拥有了 22 万 3 千名数量可观的成员,让无数新闻媒体机构都艳羡不已。

贾斯丁给他的用户带来了巨大的好处,同时这种好处还不断的复制增长,反哺于圈子里的每一个人。同时,这个社群也给 Facebook 带来了极大的流量,带来了更多的数据以及用户之间的互动。

但是只有一个问题,贾斯丁没有办法在 Facebook 上实现商业化。在去年,我去拜访了一次 Facebook,在那个时候我就提出了这个问题。我说,其实贾斯丁所自发做出来的本土线上社群对于 Facebook 成长来说非常有帮助,而且这并不是个例,Facebook 上面有无数这样基于本土信息展开的线上社群。所以我建议他们应该允许贾斯丁在他的页面上去售卖一些本地广告。这样一来,商人能够基于地理位置而实现精准的广告投放,贾斯丁能够得到收入。更重要的是,Facebook 还能够有机会接触到很多全新的广告商。Facebook 这个巨头曾经 没有办法凭借一己之力将广告位售卖给这些广告商,现在就全部实现了。其实 Facebook 完全可以将广告出售的业务分包给底下大大小小的页面/社群创建者。

但是 Facebook 的相关人士并没有同意我的这个看法。他们说现在合适的产品以及合适的广告商还没有出现。但是我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在帮助新闻业的时候,Facebook 以及从硅谷出来的科技企业都应该想着如何去「做小」,而不是总想站在非常高的地方去谋划更加宏大的局面。

他们的声音

在我前往 Facebook 之前,我还采访一些人,问问他们希望 Facebook 能够在新闻出版业做点什么改善,以下就是他们的声音:

Cameron Barrett: 更多的工具,实现对新闻信息源的进一步智能化过滤。最好是能够根据用户所选择的主题以及个人的政治倾向来进行过滤。被过滤掉的信息是在用户眼中被判定为「一派胡言」的信息,标题党,以及毫无意义的一些水文。更多的搜索工具可以让我实时寻找到在 Facebook 上展开的对话,这样一来我就更加能够方便的介入其中。

Emily Bell:最重要的问题还是透明性。在 Facebook 里,新闻是从何处而来,从什么渠道开始进行扩散。只有我们更全方位的了解到这些信息,才能够真正解决信息的控制问题。

Daniel Horton:我认为 Paper App 真的是一个非常酷的想法,但是它在执行层面却表现的非常糟糕。我想如果 Facebook 真的能够在目前处于流行榜上的新闻进行梳理,将其整理成为吸引人的,可阅读笑话的方式,那么它应该永远是我阅读新闻的首选选择。

Dante Viscarra: 在基于新闻端口处创建更多的社群,与本地更多的居民进行互动。我想最好的新闻旺旺就是来自于草根。如果你是住在其中的一个社区中,并且你还有一款智能手机,你就可以成为新闻线索的提供者,甚至还可以得到一些物质奖励。现在主流的新闻媒体都太呆板。Facebook 在这上面的潜力惊人。新闻将会真正意义上再次「新」起来。

Dale Klipstein:Facebook 你就放过新闻业吧!它总是把我的信息流搞的乱七八糟。我已经受够了。我使用 Facebook 是用来和亲朋好友交流的,不是在上面看新闻的!

好吧,由此看来,你不可能讨好他们所有人。

我还可以想到更多:Instagram 是否可以成为另外一个关键平台,能够推送画面和视频新闻?媒体从业人员,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是否可以利用 WhatsApp 这样的即时通讯平台来实现新闻的实时提醒?Facebook 是否能够帮助媒体从业者更好的服务本地社群,并且得到某种形式的回报?记者是否能够通过沉浸式虚拟现实环境,让用户置身于新闻事件现场?你还能想到什么来吗?

现在我们重新梳理一遍

当我问 Google 能够给新闻业带来什么的时候,我并没有像这篇所表现的那样充满策略性。我只是建议 Google 能够将聪明才智好好发挥出来,重新定义新闻应该具有的样子,重新思考广告业,重新对营销进行估值,重新对新的收入渠道进行调研,以及重新更好的投资到新兴平台上。我将同样的问题也抛给了 Facebook。

在 Google 的这个例子里,Google 与内容发行商的战争发生在三条战线上。其一是政治领域,尤其是在欧洲,Google 正在奋力追赶它的对手。其二是商业领域。其三是产品领域。最终,还是最后这一条战线最为至关重要。如果 Google 内部的讨论不是围绕着产品来展开,不是围绕着如何通过高质量的新闻内容实现 Google 自身,Google 搜索和用户的增值,那么它必将一败涂地。现在欧洲的内容发行商们开始使得 Google 不得不主意新闻业。我想 Google 将自己制定一套计划,这并不是开发出什么心的产品,而是将新闻更好的嵌套在自己的核心产品和服务中。我想这已经正在发生了。

在 Facebook 这个例子中,很明显所开发的各种产品和服务都是围绕着对新闻的讨论。这也是我为什么对 Facebook 的产品经理克里斯·库克斯(Chris Cox)对新闻的一番讲话寄予了期望。他很明白新闻对于 Facebook 的价值。他正在开发出新的方式来充分利用这些新闻,我相信很快我们就能看到全新的 Facebook,一个开始将收入和数据拿出来分享的 Facebook。

来源:Medium 由Tech2ipo/创见花满楼编译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