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辉、侯小强等大佬追述:网络文学的江湖

虎嗅2014-08-13 06:45:00
吴文辉、侯小强等大佬追述:网络文学的江湖
:2013年以来,国内文化产业开始加速整合。网络文学市场的角逐也开始在BAT三大家之间展开,其背后更深刻的原因在于,网络巨头们亟需为手头的视频网站寻找优质IP,整合上游制作力量来做原创剧。乐视影业陈肃曾总结了目前互联网文化产业的产业流程:创作、投资、制作、宣传和发放。在BAT这些巨头们看来,将相关企业纳入自己势力范围,彼此螯合,在文学、影视和游戏领域才能最终称雄。而随着资本分分合合背后,是网络文学大佬们未完的悲喜剧。本文来自《财经天下》(微信公号ID:cjtxzk)8月11日刊,虎嗅进行了摘编。

一年之前,“网络文学教父”吴文辉从盛大转投腾讯,网络文学的江湖版图为之一变。一年之后,起点中文网、纵横中文网、创世中文网群雄逐鹿,却似乎只是为BAT开辟了新战场。



一年之前,吴文辉率领其团队大迁移,离开盛大文学,进入腾讯组建创世中文网。这一举动改变了网络文学的江湖版图,业界震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网络文学领域起点中文网一枝独秀,此后一变而为起点中文网、纵横中文网、17K小说网和创世中文网群雄逐鹿的局面。

“战事”不断升级。吴文辉离开之后,起点中文网收拾残局逐渐恢复,有传言称其在接触阿里巴巴;纵横中文网已经被完美世界出售给百度文学;加上腾讯文学旗下的创世中文网,这个行业似乎也要成为BAT开辟的新战场了,战斗的焦点是看谁能抓住移动互联网的机会。

争夺“大神”消耗战

吴文辉团队出走,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是老东家盛大文学。CEO侯小强责无旁贷,全面接管了各项业务,包括之前吴文辉一直抓在手中的起点中文网。但吴文辉在起点的多年经营,使绝大多数工作一年以上的人都情愿追随他离职。起点中文网几乎散摊。

留在盛大、现在担任起点中文网常务副总编的廖俊华,在吴文辉出走那个月抓紧招人,一个月内至少面试了200多人,最终录取了30个。当时人手奇缺,留下的4个资历很浅的编辑全部升为小组长。

吴文辉的核心管理层一开始共有6人,除有一人中途离开外,其余5人一同工作了十余年。同事多年便成兄弟,这个团队有着超强的斗志和执行力。对内部人,吴文辉视同家人,照应得无微不至;而对外人,例如那些“叛离”的作者,他们不但将其所有书下架,甚至不惜损失流量抹去该人在网站的诸多印迹,并且永远不许其再进起点。

创世中文网与盛大文学斗法是不可避免的。

侯小强跟纵横网总编邪月接触了一下,吴文辉这边立刻放出消息,称邪月将出任起点中文网总编,不过,邪月最终选择了留在纵横。

还在初创阶段的创世中文网,对作家特别饥渴,不惜重金四处去挖人。著名网络作家烟雨江南与起点合约即将到期时,创世曾向其伸出橄榄枝,不料被邪月半道截走。创世的下一个目标是起点白金作家猫腻。吴文辉是猫腻的粉丝,看过他的每一部书,对猫腻志在必得。为了签下他,创世不止一次派人从上海赶到猫腻所生活的北方城市大庆。

盛大文学更不会将猫腻拱手让人。2013年5月,侯小强亲自去大庆找猫腻续约。后来他才了解到,在自己去之前,创世已有人带着几百万元预付金来找过猫腻,最终打动他转投创世。

创世大手笔花钱的作风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腾讯推广滴滴打车、大众点评网等项目时的力度。邪月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创世的动作“让作者价码翻了一倍”。

作者稿酬占网络文学网站成本大头,作者价格的攀升使网站的成本也水涨船高了50%以上,有些网站甚至达到100%。原本就是微利的网络文学行业开始陷入赤膊血拼。“文学网站之间的竞争,就像视频网站之间的竞争,优酷土豆、爱奇艺和乐视大买新剧,不参与的酷6很快就边缘化了。”正是因为认识到了这一点,他促成完美世界将纵横网卖给了百度。

盛大文学也无法置身事外。除利用起点的品牌影响力周旋,廖俊华调整了策略:如果留不住大神,就让同一类型中比大神影响力稍低的作家顶上去。例如,都市言情类小说第一名的大神如果要跳走,廖俊华首先是劝其留下,其次是很快寻找替代人选,如果找不到就把作家的价格提高到创世所给的水平。对有一些作家,他会帮着抬一抬价格,最后让创世“吃进去”,抬高对方的成本。

对此,吴文辉态度很明确。他放言:欢迎所有大神级作家。媒体报道,腾讯文学7月发放的自有渠道电子阅读稿酬单月突破了2000万元。其中稿酬分成月入10万元以上作家超过10位,月过万元作家超过150人。

目前的形势对新成立的创世不利。盛大文学经历吴文辉出走事件之后挺了过来,仍然是业内老大;而纵横整体卖给百度之后,获得了源源不断的搜索流量支撑;创世却还要从积累用户开始。在廖俊华看来,“明年局势就会明朗”,吴文辉如果不能找到办法快速做出业绩,以数据说话的腾讯不可能盲目地烧钱下去。

吴文辉能否给网络文学行业带来颠覆式创新?廖俊华不敢确定。鉴于吴文辉曾经创下的辉煌战绩,谁也不敢低估其能力。

机会来自无线端和泛娱乐

今年4月腾讯互动娱乐年度发布会,吴文辉被隆重推出。因为有同业竞争限制,过去一年腾讯无法给他一个名正言顺的头衔,他只得“赋闲”在家,隐居幕后。腾讯互娱的泛娱乐战略中,腾讯文学是重点,一切围绕“IP”(知识产权)运转:既可以先做原创文学,再改编漫画、影视、游戏作品,也可以先制作漫画或游戏,再改编成文学和影视作品。这样既能降低运营成本,又能提高同一个IP的经营收益。

“泛娱乐是非常完整的生态链,对我们会有巨大的帮助。”吴文辉说。他提出的目标是收入100亿。在他看来,这个目标虽然很远大,显得不切实际,实际上比当初从0做到1亿要容易得多。他举了一个例子:之前《星辰变》版权收入卖到100万元大家就觉得了不得了,“现在版权的价值在飞升”。

当然,这一切仍然在摸索过程中。版权如何突破一次性售卖,文学网站如何获得可持续性的收入,如何协调不同产品对同一IP的不同期待,都没有现成答案。即便在一些先行的国家那里,也没有成熟做法可以照搬。就文学网站而言,尽管版权输出的收入在增加,却还是没有超过来自于付费阅读的收入。而下一步版权输出能不能成功,要看中国文化产业大环境和整体规模,以及下游链条的成长。

因为微信的出现,越来越多行业受到影响,比如传统媒体就受到微信自媒体极大冲击。吴文辉如果借力微信,有机会掀起一轮网络文学新玩法冲击波。

不过廖俊华不这么看。他认为没有产品上的创新移动阅读的冲击无法落到实处。而微信是否愿意给创世导流量也是一个大疑问。

廖俊华做了一番成本推算。文学网站最头痛之处在于获取用户的成本居高不下:获得一个有效用户的平均成本是8元,与网络游戏、电子商务等相比,获取用户成本相近,但变现能力弱很多。因此对于腾讯而言,将流量导给创世中文网很不划算,因而也不可能持久。除非游戏和文学能用一个单位的流量打通,让一个人既是游戏的消费者,也是文学,甚至漫画和影视作品的消费者,实现乘数效应。

对所谓的“全版权运营”,盛大、腾讯、百度都投入了部分精力尝试。8月1日,盛大文学启动网络文学作品游戏版权拍卖会。这一做法正是为了探索如何实现一个IP的利益最大化。盛大文学董事长邱文友在接受《财经天下》周刊采访时,对此信心十足。

吴文辉很看重通过移动端接触到之前没接触过的用户群,认为这是“一个台阶式的跳跃”。这一点在手机游戏领域已经得到证明。从未接触过电子游戏的女性,因为微信便利的推送,纷纷成为了手机游戏的忠实玩家。但他更希望无线端带来新的内容和阅读形式。过去10年,有线互联网已经改变以往的文学形态。光这一点就足以让人期待无线互联网带来的机会。

“除非吴文辉一年内想到超出我想象的方法,他们才可能迅速崛起。”廖俊华说。他观察一年多了,“他们还没搞出新东西来”。

吴文辉看起来是在憋大招。7月7日,少在新浪微博露面的他,忽然发了一条,“最近有不少朋友也来问我关于无线与PC文学的看法,有些人还留恋在我遗留下的荣光中无法自拔。无线互联网注定就是对传统互联网的巨大变革,一切都会改变,相对这个行业,所有的大神、网站、渠道都必须经历这次冲击变化,顺之则昌,逆之则亡,没有骑墙的选择,新势力终会崛起,所以我选择拥抱新时代。”


加入文集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